是不是不吃野生动物,以后就没事了?真不是!

作者|林默 来源|花儿街参考(ID:zaraghost)

01

写这篇文章,是我的一个医生朋友建议我的。

她不在武汉,也不是支援一线的医疗工作者。

她在家里,像我们趴在沙发上,举着手机。她给朋友们一个一个发微信,劝大家退票,不要出行。

我是被她劝退的第四十三个人,退掉了全家去马来西亚的机票和行程。

医生姐姐说, 这次是动物用自己的命来报复人类,你好好写一篇 。

02

从检测到了大量新型冠状病毒2019-nCoV的华南海鲜市场出发,上二环,再向东进入武汉大道,全程19公里,就可以到达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。

花了13年时间,找到SARS病毒源头的石正丽团队,在这里工作。

2017年,他们公布了研究成果。但彼时,关于SARS的记忆已经太过遥远。媒体和大众,都没有多少注意力投给他们。

溯源病毒源头的13年,是一场没有路径可循的追踪。果子狸只是个中转病毒的背锅侠,病毒源头是个不明物种。一切都靠假设,和跋山涉水的验证。

最终,在云南的一个山洞里,菊头蝠被确认为SARS病毒源头。

在距离武汉1558公里之外的山洞里,他们进行了五年的监测,找到了病源体。因为 找到了它的源头,才能从根本上把这个疾病防住 。

距离他们19公里远的华南海鲜市场,孔雀、袋鼠、狐狸 野味交易兴隆。

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永远也学不到教训。

我看过石正丽在一席的一段演讲,她有些羞涩,说有蝙蝠的地方都去找,要翻山越岭,要自己开路,但是 也去了很多美丽的地方,这些美丽的风景也会给疲劳的生活增加了一些乐趣 。

清醒与癫狂,清贫与挥霍,在一片茫然中的探求,与认为自己无所不能,就同时发生在这共饮一江水的城市里。

03

眼看着当下不断攀升的病例,不知道那些被唏嘘的人,明天会不会是自己。我看到许多人在建议,即使在这一次的疫情结束后,也该禁止野生动物交易。

可是,是不是不吃野生动物了,咱们就平安了?

在云南的那个山洞里,石正丽团队发现了SARS病毒的天然基因库。

那么,问题来了,在云南溯源到基因库的SARS病毒,为啥会爆发在广东。

科学家做出的推测是 在SARS爆发前,国内养殖的果子狸,绝大部分都销售到了广东。菊头蝠SARS样冠状病毒,在偶然的情况下,感染了云南养殖场的果子狸。感染了病毒的果子狸随后又被卖到了广东。

病毒进一步在市场上的果子狸中传播,不断变异,最终产生一个传播性极强的SARS病毒,感染了人类。

如果推断是正确的,广东餐馆当年吃下的,也许是来自养殖场里的果子狸。

另一个跟吃野味不直接相关的,是马来西亚的尼帕病毒,这个同样无治疗药物的病毒,天然宿主是狐蝠科的果蝠,却由猪传染给人类。

后来科学家们推演出的传播路径是,当人类把养猪场建在了果蝠栖息地的旁边,沾染了果蝠尿液或唾液的水果掉进了猪圈,猪跟果蝠共享一个水果,病了,吃了猪的人跟着病了。

蝙蝠他老人家,已经尽他最大的努力,把自己整的不像个食材了;他以一己之力封印病毒几千年,出没在地势险要的山洞里,昼伏夜出;他没有翅膀,却学会了飞翔,但他依然绕不开不停往他身边凑的人类啊。

如果希望,SARS和他的亲友团不再来,真的不是大家都不要吃野味那么简单。

而是,人类不要再试图把自己生活的边界,渗透到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里。

你永远不知道,开疆辟土,通往的是天堂还是地狱。

2020年开年,传来了长江白鲟宣告 灭绝 的消息,专家说, 酷捕滥捞,特别是电捕鱼是白鲟等物种绝迹的主要原因之一 。

我知道很多人在朋友圈叹息了一下,也就那么着了。这许多人中,包括我。

世界就那么几种剧情,谁知道明天邀请人类去演哪一个?

04

人是如何失去了,自己和野生动物的边界感的?

说失去,是因为我们曾经有过,在《山海经》那描摹异兽神奇的时代,我们是有过边界感的。

在北京地铁里看过一个公益广告。

小象跟在妈妈身边说 妈妈,我长牙了;妈妈,我长牙了耶;妈妈,你不为我高兴吗 。

象牙的三分之一,长在大象的颅骨内。长牙了,可能就是生命的分水岭。

在网上看过爱马仕白色喜马拉雅鳄鱼铂金包的制作工艺。

因为要取最柔软的,鳄鱼肚皮来做包,为了保全肚皮的皮质,需要从背部生生剖开。

选四个月大的鳄鱼,在毫无麻醉的情况下,一人按住它的身体,另一人切开它的脖子,用力把钢筋戳进鳄鱼的脊柱,将其捣碎。

而鳄鱼在清醒的状态下被工作人员用匕首剥皮后,还能残留一丝气息。

据说这个破坏脊柱神经过程,比人类任何一个刑罚都更痛苦。

作为一个来自以穿貂儿为荣的东北地区的人,听说貂皮的制作过程也极其残忍,在把貂活活摔死或者电击而死后,剥掉它们的皮。

然后用几个光亮而完整的皮毛,连缀剪裁成一件貂皮大衣。

在东北,貂皮大衣是婆媳建立感情的硬通货。这件礼物倒是与大部分婆媳关系十分契合 看似华美 ,实则血腥。

关于人可以怎样花式折磨动物,你在网上可以找到很多,养到一岁就被剥皮的鸵鸟,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被活体取胆的黑熊,在妈妈肚子里被剖出,做成标本的小老虎。

这样一遭遭的践踏与折磨,推波助澜了,人们自以为可以向世界无限侵袭的边界。

任何一种进化都伴随着退化 ,恩格斯《自然辩证法》里说,他说的不仅是我们和野生动物的区别,也是我们和它们的关联。

我不是一个素食主义者,我也做不到不吃肉。我是一个东北人,我至少可以做到再也不穿貂儿。

如果我们不能敬畏,至少可以有所畏惧。

如果我们不能慈悲,至少可以有所收敛。

我的医生姐姐说, 这次是动物用自己的命来报复人类,你好好写一篇 。我知道写的不够好,但我尽力了。

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!只要你听到了,丧钟就是为你而鸣!

[本文作者花儿街参考,本站授权发布。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(ID:zaraghost)授权,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。]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鲍师傅糕点加盟宣传站 » 是不是不吃野生动物,以后就没事了?真不是!
分享到: